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颖皇贵妃

作者:admin人气:310来源:

  道光皇帝抱愧走出寝宫,颖皇贵妃亦步亦趋跟在后面。她见皇后跪在门外的台阶下,也只得走下来,不情愿地在皇后身后跪下。道光皇帝快步上前,用双手扶起皇后,说道:“皇后,你这是何苦呢?朕这就去上朝。”皇后不善多言,只是点点头,深情地说道“皇上,请恕我出此下策!”道光皇帝点点头,眷恋地望了一眼仍然跪在皇后身后的颖皇贵妃,毅然转身,传旨启驾养心殿。目送道光皇帝远去,皇后这才慢慢回转身,轻轻叹了口气,对颖皇贵妃说道:“走吧,跟我到坤宁宫!”颖皇贵妃一怔,她知道,坤宁宫是皇后正殿,也是皇后对嫔妃行使赏罚的地方,皇后要到坤宁宫,自己一定凶多吉少。只略一犹豫,她已经打定主意,“怕什么!坤宁宫又不是龙潭虎穴,去就去,看她能把我怎样!”
  阳光是灿烂的,宫廷是肃静的,颖皇贵妃的心是忐忑的。尤其是,随着皇后进入坤宁宫东暖阁,她就有点儿不自在了。
  皇后端坐在正面软榻上,金砖地面上摆着一个黄缎子跪垫,太监宫女们侍立两旁,殿内静悄悄的,没有人敢说话,甚至连喘气声都听不见。颖皇贵妃感到有一种气势压在头上,自觉地屈膝跪下。皇后瞥了一眼颖皇贵妃,见她老老实实地跪在那里,心中泛起一丝怜悯,觉得自己似乎不该这么郑重其事。于是,她和蔼地问道:“妹妹,咱大清的家法,后妃是不许干预朝政的,你是应该知道的呀。”颖皇贵妃垂着头,不发一言。皇后接着说,“处理朝政那是皇上的事儿,我们女人呢,就是要时刻惦记着怎么把皇上服侍好,其他的呢,最好不要打听,更不要越俎代庖。”颖皇贵妃颇不服气,回问:“胡言乱语当然不可取,如果对大清的江山社稷有益呢?”皇后一怔,说:“皇上左右有军机大臣、六部九卿,我们女人哪里比得了?”颖皇贵妃索性抬起头来,理直气壮地说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女人就不是人吗?再说,古有花木兰、穆桂英,本朝有孝庄皇太后,她们不都是女人吗?”皇后又是一怔,半晌才说道“你敢自比孝庄皇太后?”“那倒不敢”颖皇贵妃稍有收敛,但是仍然振振有词,“不过,家法不好,也是可以改的啊。”皇后语噎,她没有想到颖皇贵妃竟然如此执迷不悟,“你……你还想改家法?”颖皇贵妃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赶忙闭上嘴。皇后略微加重了语气,再一次问道“颖主子,你知道自己错了吗?”颖皇贵妃知道皇后一向和善,自己又有皇上的宠爱,再加上刚才的一番对话,她料想皇后不会对自己怎样,于是越发得意,昂起头来回道:“我这么做,皇上都不说我错了。”
  瞧着颖皇贵妃趾高气扬的样子,皇后再也按奈不住胸中的怒火,大声传旨“请家法!”清宫则例,皇后有统辖六宫之责,对违犯家法的妃嫔有权责打。颖皇贵妃先是一惊,继而以为皇后不过是吓唬她而已,出口回道:“我是皇贵妃!”原来,清宫后妃位次,皇贵妃位列常在、答应、贵人、嫔、妃、贵妃之上,地位仅次于皇后。皇后略一犹豫,想收回成命。这时,坤宁宫执事太监已经请出了家法,双手捧着那漆有黑红两色的廷杖,回道:“家法侍侯!”皇后转念一想,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再说,这次宽恕了她,下次就难以管束了,索性把心一横,说道:“将颖主子杖责二十!”
  颖皇贵妃这才知道,皇后是当真的。她陡然失色,坐倒在地上。她目睹过太监宫女受杖时凄惨嚎呼的样子,也让敬事房责打过自己的奴才,没想到如今轮到了自己,从小娇生惯养的她,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然而,这的确是真的,一切还是来临了。
  本来,按照宫规,皇后在坤宁宫处罚嫔妃,一般是由六名太监执行,其中三人协助,两人掌刑,一人唱数。但是为了给颖皇贵妃留些体面,皇后格外体恤,让全体太监退了出去,只留下了宫女和两名掌刑的老太监。当下,两名宫女将一张妃嫔专用的刑凳抬了进来放置于地,并把暖阁的大门关上,然后走到颖皇贵妃面前,施蹲安礼,说声“奴婢请罪”。颖皇贵妃立时想起,按照祖制,妃嫔和宫女受杖,依例去衣裸臀,脸上不禁泛起一片红晕。容不得她多想,那两名宫女就将她从地上架起,带到春凳前。颖皇贵妃看看紧闭的大门,知道今天难以幸免,不情愿地趴伏在春凳之上。这时,三名宫女上来,两人按住她的双肩,一人将她的双脚并拢紧紧抓住。皇后轻咳一声,用眼示意贴身宫女宝珠。宝珠会意,迈步走到春凳旁边,轻轻掀起颖皇贵妃的旗袍,然后弯腰去解她胁下的丝带。颖皇贵妃下意识地抗拒,宝珠用力一拽,将丝带解开。宝珠早就看不惯颖皇贵妃那目无皇后的样子,今天终于有机会出口气,当然毫不留情,她先使劲揪下颖皇贵妃的湖青色绸裤,才慢慢地去剥她的内裤。颖皇贵妃想挣扎,身子却动弹不得,任凭宝珠将她的锦丝内裤褪至臀下,露出了屁股。颖皇贵妃正当青春,年轻少妇,玉臀浑圆白皙,丰满动人。颖皇贵妃却羞的无地自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光着屁股,而且是在这种场合。宝珠退后几步,掌刑太监分列春凳两侧,把廷杖压在颖皇贵妃玉臀两边。颖皇贵妃趴在春凳上,只觉得突起的屁股凉飕飕的,又羞又怕。皇后朝宝珠点点头,宝珠大声喊道:“行杖!”颖皇贵妃听的清清楚楚,心里一紧,绝望地闭上眼睛。


  坤宁宫执事太监负责掌刑,都接受过专门的训练,这两名老太监就是专司杖责妃嫔和宫女的。但是平常受杖的都是各宫的宫女,位次最高的也不过是常在、答应,现在受罚的却是皇贵妃。他们一向老实,未曾多想,只知道皇后下旨责打,那就依例便是。这下,颖皇贵妃可受了大罪。廷杖挥起,重重地落在颖皇贵妃丰满的左臀上,她猝不及防,身子一颤,屁股上泛起一道红印,疼痛还没有散去,又是清脆的一声,结结实实地落在圆润的右臀上,颖皇贵妃失声叫了出来,只觉得屁股上一阵火辣辣的疼,下意识地想去抚摸,怎奈双肩被紧紧按住动弹不了。“啪”“啪”“啪”“啪”,宝珠唱着数,“五”、“六”。颖皇贵妃痛苦地抽动着身子,双脚乱蹬,涕泪直流。皇后见状,知道打重了,赶紧重重地咳了数声,宝珠心里明白,忙给掌刑太监递眼色。掌刑太监这才领会,现在责打的是皇上极为宠爱的颖皇贵妃,是不能与一般的宫女相提并论的,手劲一松,看似和刚才一样用力,落在皮肉上的劲道却小了很多。即使如此,廷杖打在已经布满伤痕的皮肉上的痛苦,还是颖皇贵妃难以忍受的。“啪”“啪”“啪”“啪”,廷杖落在屁股上的声音还是那样清脆:“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宝珠唱数的声音还是那样响亮:“啊”“啊”“啊”“啊”,颖皇贵妃喊叫的声音却不似开始时那样凄惨。皇后懊悔不已,想停止用杖,又怕失了威严。此时,颖皇贵妃鬓发散乱,原本雪白柔嫩的屁股上已经隆起道道紫红色的伤痕。“啪”“啪”:“十九”“二十”;行杖终于结束。掌刑太监退下,宝珠上前轻轻替颖皇贵妃提上裤子穿好旗袍,又和另一名宫女把她从春凳上扶起,来到皇后面前跪下。
  颖皇贵妃自打出生,还没有受过这么大的痛楚,还得强忍疼痛谢皇后教诲,她终于感受到了皇家那威严的家法和不可逾越的等级。
  颖皇贵妃受杖(二)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颖皇贵妃万万没有想到,坤宁宫的这次受杖竟然只是自己一连串噩运的开始。
  就在她受到杖责那一天的晚上,道光皇帝驾临了她的景仁宫。颖皇贵妃卧在锦褥中,宫女已经为她敷上了药,虽然只是皮肉伤,可对于生来就锦衣玉食的颖皇贵妃来说,那简直就是无法承受的最大的痛苦,更不要说当众受辱的委屈了。当她一见到道光皇帝,想挣扎着爬起来,稍微一动,下半截一阵钻心的疼痛,支持不住,“嗳呦”一声,又只好卧在那里不动,可是泪水就象断了线的珍珠似的扑簌簌往下滴落。道光皇帝在颖皇贵妃床边的绣墩上坐下,取出锦帕,一边为她拭去眼泪,一边说道:“朕都知道了……你受委屈了……朕……朕很心痛。”颖皇贵妃抽泣着点点头,“谢皇上关心。”道光皇帝欲言又止,“可……事关祖宗家法,咳咳,……你要好自为之。”颖皇贵妃觉得道光皇帝今天的行为举止大不似从前,自己受到如此大的委屈,皇上应该温柔爱怜才是,怎么竟会如此敷衍。颖皇贵妃正在纳罕间,道光皇帝已经站起身来,“朕还有要事,你……好好将养。”说完,竟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颖皇贵妃楞着,半天才回过神来,无奈臀上作痛,如针挑刀挖一般,不及细想,阖上眼睛昏昏睡去。
  转眼半个月过去,颖皇贵妃的伤早已痊愈。这半个月,道光皇帝除了派御前太监赐了两瓶苏州“玫瑰清露”之外,并没有驾临景仁宫。听御前太监说,回疆前线吃紧,皇上移驾圆明园,彻夜不眠,操劳国事。颖皇贵妃本来已经平静的心顿时悬了起来。她的父亲鄂栋时任喀什提督,正在回疆前线领军平叛。前线的战事瞬息万变,颖皇贵妃不禁深深地为父亲担忧,听说张格尔叛军势力强大,八旗大军屡吃败仗,不知道父亲近况如何,能否平安归来?早两天,就使银子托皇上身边的御前太监打听消息,可到现在也不见回复。皇上也已经有半个月没有驾临景仁宫了,就算国事再忙,难道连探望自己的时间也没有吗?忆忆往日的温存,想想近来的失落,心事一来,越想越烦,颖皇贵妃心焦气燥,在寝宫内来回踱步。不知过了多久,她偶一抬头,见贴身太监吴金顺悄悄走了进来,“娘娘,养心殿那边有信儿了。”说着,双手递过一张纸条。颖皇贵妃迫不及待地打开来看,上边只有两个字—“革职”。顿时,颖皇贵妃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失去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半个月以来的疑惑,今天全部解开了。为什么皇上对自己那么冷淡?国事操劳,只是籍口,真正的原因在于自己的父亲!怎么办?怎么办!明明心烦意乱,脑中却一片空白。担忧、失落、彷徨、无助……还有臀部的伤痕隐隐作痛…………三天后,吴金顺在给养心殿御前太监“递赏”时,被慈宁宫总管太监刘玉贵碰个正着,并搜出颖皇贵妃的书简一封。刘玉贵不敢擅断,立即启禀太后。太后拆书阅读,吩咐将吴金顺交内务府审讯。吴金顺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隐瞒,如实供认是颖皇贵妃命自己贿赂养心殿御前太监探听父亲鄂栋的消息,并捎信给父亲的好友、兵部侍郎庆祥,请他设法为父亲说情。
  变故的发生,颖皇贵妃并不知情。她和往常一样,午睡起来,在宫女的服侍下沐浴更衣,然后倚在床边看书。刚交申时,慈宁宫来人传太后口谕,宣召颖皇贵妃赴慈宁宫见驾。虽然有些纳闷,但是颖皇贵妃不敢怠慢,略微整妆,赶赴慈宁宫。
  一进慈宁宫,颖皇贵妃就觉得气氛紧张。太监宫女们个个屏气敛息,连走路都小心翼翼。回事太监把颖皇贵妃领到正殿门口,颖皇贵妃更觉疑惑,平时太后宣召都是在寝宫,今天怎么升坐了正殿?她不及细想,跪在大殿门口,回道:“景仁宫颖妃给太后请安!”。里面没有答应。她提高声音,再一次回道:“景仁宫颖妃给太后请安!”里面没有答应。她提高声音,又一次回道:“景仁宫颖妃给太后请安!”里面传出冷冰冰的一声,“进来吧。”颖皇贵妃这才站起身,走进正殿。
  太后端坐在正面御座,面带愠色。皇后陪坐在丹陛下的绣墩上,安之若素。贞妃、淑妃、惠妃、静妃则立在皇后身后,露出难以琢磨的神情。更让她吃惊的是,殿角摆放着一张皇妃专用的刑凳,执事太监双手捧着廷杖跪在地上。颖皇贵妃心一紧,跪到拜垫上,“景仁宫颖妃给太后请安!”“颖主子,你知罪吗?”太后缓缓发问。颖皇贵妃疑惑不解,半晌不知如何回答,“请太后明示。”太后不再理睬她,侧脸对皇后说:“皇后,念给她听听。”皇后打开手中的书信,念道“……闻父亲去职,女侄忧心不已……”颖皇贵妃恍然大悟,“吴金顺出事了。”意识到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她顿时六神无主, “太后,容奴才解释。”太后瞥了她一眼,“解释?不用了!贿赂御前太监,私传信件出宫,事实俱在,无须解释。你的胆子也够大啊,不严惩何以立家法!”颖皇贵妃见太后动怒,慌忙俯伏在地,“奴才知错,请太后恕罪。”太后冷冷地说道:“贿赂御前太监,私传信件出宫,这都是违犯宫规的大错,我能饶家法不能饶。我若是饶了你,何以约束六宫?”说罢,太后喝令:“传家法!”颖皇贵妃知道今天不能幸免,索性不再申辩,绝望的念头反而使她关心起自己要挨多少板子来。只听太后继续说道“颖主子违犯家法,传旨杖责四十!”颖皇贵妃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在恍惚之间被执事太监从地上拖起,驾到刑凳旁边。她无助地环顾四周,望着这张宽宽的春凳,把心一横,趴伏了上去。
  也许是事出突然,颖皇贵妃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次受杖和坤宁宫的那次受杖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坤宁宫的那次受杖,皇后因为有所顾忌,为她留了体面,不仅斥退了殿内的太监,而且还暗示掌刑太监手下留情。今天这次受杖却是在慈宁宫,太后盛怒之下,当殿责打,在太后、皇后眼皮底下,又有太监宫女旁观,谁敢徇私。于是,执事太监按家法行事,两名太监按住颖皇贵妃的肩头和双脚,一名太监撩起她的旗袍,解开碧丝带,褪掉白色绸裤,亮出颖皇贵妃那一个浑圆雪白又柔嫩丰满的屁股,然后退到一旁,准备报数。颖皇贵妃顺从地伏在刑凳上,没有抗拒,她知道那是徒劳的,只是在内裤被剥掉时,意识到殿内有太监宫女旁观,而羞的将脸埋下,不自觉地并紧双腿绷紧屁股。耳边响起太后严厉的声音:“给我重重地打!”颖皇贵妃闭上眼睛,屁股突起,等待廷杖的临身。
  黑红色的廷杖挥起。“啪”先落在颖皇贵妃的左屁股上,雪白的皮肤上立时出现一道淡红色的杖痕。颖皇贵妃咬牙挺住。廷杖再一次落下,“啪”结结实实落在右屁股上,皮肉深陷,又是一道红色的杖痕。“啪”“啪”廷杖依次落下,颖皇贵妃的屁股随之颤动,一阵火辣辣的疼。“啪”“啪”……,“九”、“十”,颖皇贵妃柔嫩的屁股上布满了紫红色杖痕,开始红肿。“啪”“啪”,“十一”“十二”,颖皇贵妃觉得屁股上火烧般疼痛,身子开始下意识地抽动,但是肩头和双脚被太监死死按住动弹不得。“啪”“啪”廷杖狠狠地落在红肿的皮肉上,新伤连着旧伤,皮破了,渗血了。颖皇贵妃终于支持不住了,“啊”地惨叫出声,豆大的汗珠从鬓角流下。“啪”“啪”,“十六”、“十七”……贞妃看的心惊肉跳,颖皇贵妃的受宠使她嫉妒,但是,眼见美丽妩媚的颖皇贵妃被剥掉裤子光着屁股受到廷杖的责打,尤其是那千娇百媚风韵动人的屁股在廷杖之下变的皮开肉破,她怎么都高兴不起来,想想自己粉白娇嫩的屁股,不免心有余悸,今天可是领教了家法的严厉。淑妃看到颖皇贵妃被剥掉裤子露出屁股,她的脸涨得通红,羞的把头低下。惠妃听到廷杖落在颖皇贵妃屁股上清脆的响声,心里直跳,偷偷用手抚摩自己的屁股。静妃在廷杖挥起的时候,就已经吓得闭上了眼睛。


  “啪”“啪”:“二十六”“二十七”。颖皇贵妃头发散乱,身子颤动,双腿直蹬,喊叫声越来越大,“啊”“啊”
  啪“”啪“,”三十三“”三十四“。颖皇贵妃嗓子喊得哑了,屁股已经麻木,鲜血越渗越多,如同桃花绽放。”啪“”啪“……”三十九“”四十“…………颖皇贵妃受杖(三)颖皇贵妃站在寝宫的窗口,望着高高的宫墙发呆,宫墙下有一片花坛,那一丛丛月季花早已凋谢,成了一堆枯枝败叶在初秋的风中瑟缩。花犹如此,人何以堪?窗外又下起了淅沥的小雨,颖皇贵妃听着清晰的雨声,躺下来,脑子里却像脱缰的野马思绪纷然。母亲的话犹在耳边:宫中的事无大小,说大可大,说小可小,事小了,被皇上训斥、掌嘴、让人剥了裤子打屁股;事大了,打入冷宫,还会连累家人。幸好入宫四年来,颇受皇上的宠爱,贵人、嫔、妃、贵妃,一直升为仅次于皇后的皇贵妃。本以为万千宠爱在一身,享尽荣华富贵;可是,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人,短短的一个月,受到两次杖责,又被遣送到这热河行宫“思过”,从天上一直跌到了谷底,虽然还保留着皇贵妃的名分,可是待遇已经大不如前了,从铺宫到膳食,一下子降了四级,被贬被废,那是早晚的事情。现在,父亲又被革职,自己也如同失去大树照料的小草,无依无靠,没着没落。她一个人静静地想着父亲,想着仍然在军前效力的哥哥,越想越觉得没指望,越没指望越是要想,在这绝望的苦想中,胸口里好像爬满了无数小虫,拼命啃吮着她的心。心掏空了,身子也空了,就像香炉上燃烧的线香,随着那股冉冉青烟,留下的是灰烬,是空,什么也没了。没有眼泪,没有悲痛,没有任何感觉,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凄凉!
  恍恍惚惚之间,雨停了,她听见外面一阵嘈杂。被遣送到热河行宫一隅的澹泊敬诚殿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平素只有送膳的太监进进出出,其余时候连鸟叫都听不到。她躺着没有动,仔细听着外面的喧哗声。喧哗声越来越近,竟然是朝自己寝宫旁边的东侧殿而去。过了一阵儿,喧哗声停了,太监张恩如走了进来,“回娘娘”,他虚虚地打了千儿,说道“惠妃娘娘移驾东侧殿了。”颖皇贵妃觉得好奇,翻身坐起,问道:“她怎么来了?”张恩如讪讪一笑,“奴才可不敢嚼舌头,您马上就知道了。”颖皇贵妃不再追问,身子又倒回炕上。
  自鸣钟响过两点,颖皇贵妃已经坐在了东侧殿的暖炕上,旁边是嘤嘤抽泣的惠妃。在惠妃时断时续的哭泣和讲述之中,颖皇贵妃了解了自己到热河行宫两个月以来紫禁城所发生的事情。颖皇贵妃在慈宁宫受杖并被遣送到热河行宫思过,后宫嫔妃都知道她的贬废只是早晚之间的事情。即将空缺的皇贵妃之位就成了“中原之鹿”,那“鹿死谁手”呢?在嫔妃们看来,最有可能“补缺”的是贞妃和惠妃。贞妃入宫早,父亲又是军机大臣;惠妃心实胆小,近来颇受皇上宠爱。照惠妃的说法,她自忖年幼,无以服众,对皇贵妃之位本就没有奢望。可偏偏“人在宫中坐,祸从天上来”,一个月前,贞妃所生年仅四岁的三阿哥在御花园玩耍不慎落水,巧的是,惠妃当时就在旁边。贞妃一口咬定,是惠妃将三阿哥推下水的。惠妃真是百口莫辩。皇上大怒,要将惠妃交宗人府查办。还是皇后求情,皇上才收回成命,但杖责二十,遣往热河行宫思过。
  颖皇贵妃隐约感到,随着自己的失宠,贞妃在隐忍了四年之后,终于急不可待,开始“争位”了。要是倒退几个月,怎么容得了她如此嚣张,可是时过境迁,如今的自己“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怎么可能与之相抗衡呢?凭自己对贞妃的了解,她一旦得势,势必会“痛打落水狗”,自己和惠妃有得难受。当下并不多言,只是劝惠妃想开些,走一步是一步。
  自此,澹泊敬诚殿多了些声音少了些冷清,颖皇贵妃有了个伴儿。虽然奉旨思过必须小心谨慎不得妄语,拉拉家常问问起居却不犯禁,两个人的日子总比一个人要热闹些。日子一天天过去,中秋节刚过,从紫禁城传来宫报,贞妃晋封为贞贵妃,将随皇上赴热河“秋狩”。往年一向是颖皇贵妃随行的,今年的风头自然成了贞贵妃的。听到这个消息,颖皇贵妃无动于衷,这三个月来,她的心似乎变的安静了,远离紫禁城,远离是非之地,不必曲意逢迎,不用勾心斗角,生活虽不再奢华,心却坦然不累。皇上驾临热河已经三天了,惠妃天天茶饭不思翘首期盼,她依然吃喝睡谈一如往常。生活似乎很平静,直到有一天,张恩如匆匆来报“回娘娘,敬事房来人传话,贞主子即可就到,请娘娘准备迎接。”


  颖皇贵妃颇感意外,贞贵妃应该陪侍在皇上身边呀,她到这里来做什么?惠妃也觉得有些突然,没主见地望着颖皇贵妃。“来者不善呀”,颖皇贵妃眉头紧蹙,思忖片刻,对张恩如说“知道了,你下去吧。”等张恩如走出寝宫,她才对惠妃说:“妹妹,人家既然来了,我们当然要见。她现在是贵妃,按礼数,你应该拾掇拾掇。皇上不是还没有明旨贬我吗?那我就还是皇贵妃,我在这儿恭候她的大驾。”惠妃点点头,先回东侧殿梳洗整理已毕,又来到正殿。未及商议,只听外面“关防”声传来,有太监高喊“贞贵妃到!”颖皇贵妃握住惠妃的手,说道“别怕,你出去迎接。”惠妃察觉到颖皇贵妃手心里湿湿的,来不及多想,转身走出殿门。颖皇贵妃坐了下来,外边的声音清晰可闻。
  惠妃的请安声:“贞主子吉祥”。贞贵妃的问候声:“妹妹请起,最近身子还好吧。”惠妃的回答声:“还好,谢贞主子挂念。”……一阵寒暄之后,惠妃陪着贞贵妃向正殿走来。颖皇贵妃自忖,她现在好歹是贵妃,而自己是“待罪之身”,还是谦逊些好。于是,主动走到大殿门口迎接。只见贞贵妃满面春风神采奕奕,身后一大堆宫女太监随侍,看见颖皇贵妃,便紧走几步,微笑着上前执手问候:“姐姐,有日子没见了,最近身子可好?”颖皇贵妃微笑着回答,“托贞主子的福,这里比紫禁城清静,身子也比往日康健了。”贞贵妃笑了笑,“那就好那就好。”说着话,大家走进大殿。
  “贞主子到此,是……”颖皇贵妃问道。贞贵妃见问,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哦,既然颖主子问到了,那我们就言归正传。”颖皇贵妃和惠妃见她如此,不由一楞。贞贵妃说道“我是奉了太后懿旨前来问话。” 颖皇贵妃和惠妃一听,急忙跪下。贞贵妃见状,把脸儿一板,对惠妃说道:“惠妃,三阿哥落水,你知罪吗?”惠妃怯怯地回答“奴婢冤枉呀。”贞贵妃斥道“你奉旨思过,已有一月,至今执迷不悟。”惠妃甚感委屈:“奴婢冤枉,奴婢真的没有推三阿哥呀。”贞贵妃不再搭理她,冷冷地说道“今天,我要代太后行罚。来人,传板子!”惠妃大惊失色,瘫坐在地上,一个月前受杖时的情景记忆犹新,那真的是“疼痛难忍羞愧难当”,她害怕的只知道磕头求饶。颖皇贵妃也觉得惊诧,可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求情,她心里明白,贞贵妃是专门来找茬的。是的,贞贵妃怂恿太后下旨命她问话,的确是有意施威,而且是有备而来,来澹泊敬诚殿之前,她就传了敬事房的散差太监随侍。听到贞贵妃传话,散差太监应声即到,不由分说,将惠妃从地上架起,任凭她连连喊冤,拖出大殿。颖皇贵妃眼瞅着惠妃被拖了出去,无计可施,正心烦意乱间,贞贵妃却说话了,这次是冲着她来的,“颖主子,听说你奉旨思过,颇有怨言?”颖皇贵妃知道今天在劫难逃,索性横下心来,说道:“不敢”。贞贵妃说道“何须强辩。来人!”颖皇贵妃把头抬起,说道:“不用他们,我自己来。”说罢,她站起来,解开扣子,将旗袍脱掉,递给贴身宫女玉儿。玉儿急得手足无措,主子面前,哪里有自己讲话的份儿。颖皇贵妃身上只穿着贴身的锦缎中衣,走出大殿,一阵冷风袭来,她打了个寒战。
  大殿外面,院子当间,摆放着两张春凳,其中的一张上面趴着惠妃,她的旗袍已经被剥掉了,内裤也被扯了下来,那娇小柔嫩的屁股就暴露在外面。长凳一侧,是四名散差太监,个个手持漆着红黑两色的廷杖,他们都是贞贵妃从紫禁城带来的。颖皇贵妃见状,已经不再心存幻想,她从容走到春凳旁边,俯身趴在上面,立时有几名太监上来,一左一右按住她的肩头,另一个将她的双脚并拢死死摁住。尽管已经是第三次受杖,可一想到,自己的屁股就要裸露在众多太监面前,颖皇贵妃的脸上还是漾着一片红晕。但是,按照宫里的规矩,这是躲避不了的。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报数的太监来到了跟前,撩起了她的中衣,拉住她的内裤,轻轻一拽,将她的内裤褪到臀下,她的屁股感到一阵凉意。这时,贞贵妃已经出了大殿,贴身太监取来雕花椅,请她就座。贞贵妃俯视着殿阶下裸露双臀趴伏在春凳上的颖皇贵妃和惠妃,心里得意,做出胜利者的姿态,朗声传话“奉太后懿旨,代行家法,着即廷杖二十!”话音一落,四名掌刑的散差太监,答应一声,走出队列,分列长凳两侧。


  掌刑的散差太监也算是见多识广了,手底下杖责过的太监宫女真是不少,可当颖皇贵妃和惠妃这两位娘娘的屁股暴露在他们面前的时候,还是怦然心动。平日里,就是借他们一千个胆子,他们就连两位娘娘的脸也不敢看,更不用说屁股了。现在,玉体横陈,两位娘娘无助地趴在刑凳上,高贵的屁股就暴露在他们的面前。惠妃的屁股雪白娇嫩,被风一吹,白里泛红;而颖皇贵妃在热河行宫的这几个月,由于心态平和,身体恢复的很快,原本雪白柔嫩的屁股,现在变得圆润丰满,杖痕虽隐约可见但难掩屁股之白皙玉润。但是,还没有看够,带班太监的喊声就打破了澹泊敬诚殿的寂静,“行杖!”颖皇贵妃心念一动,将两腿夹紧,臀峰挺起,凹凸有致。散差太监将廷杖举起,手起杖落。颖皇贵妃绝望地闭上眼睛,只听“啪”地一声,耳边已经传来惠妃的叫声“啊!”余音仍在,自己的左屁股蛋子上也已经挨了一下,“啪”,她的身体猛地一抽,倒吸了一口凉气。报数太监高声喊道“一”。话音刚落,“啪”廷杖又落在她的右屁股蛋子上,声音沉闷,干净利落。报数太监高声喊道“二”。贞贵妃亲自监刑,哪个敢手下留情?不过,这些掌刑的散差太监都是训练有素的,按宫里的规矩,杖责妃嫔有一定的分寸,他们自然心中有数。 “三”、“四”、“五”、“六”,廷杖交替落下,颖皇贵妃丰满的屁股蛋儿颤抖着,白皙的肌肤由红变紫,红肿成片。时近深秋,冰凉的廷杖落在颖皇贵妃冰凉的屁股上,格外的疼痛难忍。“七”、“八”、“九”、“十”,廷杖在颖皇贵妃的屁股蛋儿上狠狠落下,她的屁股蛋儿上已经隆起道道指阔的僵痕,火辣辣地,疼的她双腿直蹬,怎奈被死死地按着动弹不得。旁边刑凳上的惠妃,脸上泪水横流,声嘶力竭地喊叫着“啊啊啊啊”。颖皇贵妃已经听不到惠妃的惨叫声了,随着廷杖的飞舞,“十一”、“十二”、“十三”、“十四”,旧伤迸裂,新伤又现,她屁股上的肌肤已破裂,血也渗了出来,每一杖都是伤上加伤,痛彻心肺,终于,颖皇贵妃失声惨叫,“啊!”。“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廷杖带着风声落下,噼啪之声伴随着颖皇贵妃和惠妃的凄声哭喊,还有太监干瘪的报数声不绝于耳。颖皇贵妃下意识地挣扎着,发髻散乱,两眼迷离,下半截已经麻木,在廷杖的击打下,疼痛感压过了羞耻感,因为露出屁股而产生的羞涩已经荡然无存,娘娘的尊严也弃之脑后,只盼着杖责早早结束。按照敬事房杖责的规矩,最后两下廷杖是决不容许手下留情的,散差太监要用十足的劲力,实打实地完成最后的杖责。今天的杖责也不能例外。这下,颖皇贵妃和惠妃的屁股可遭了罪。散差太监将廷杖高高举起,使足了劲儿,用力打下,“啪”结结实实地打在颖皇贵妃左边的屁股蛋儿上,颖皇贵妃上半身一挺,尖叫了一声,“啊”,报数太监不失时机地喊道:“十九”。廷杖竟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时间,散差太监紧接着把廷杖挥起,重重地打下,“啪”,在她的右屁股蛋儿上落下。颖皇贵妃的身子再一次挺起,然后无力地倒回到刑凳上。“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