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院长的十二钗](19)作者:onion124567

作者:admin人气:1070来源:

作者:onion124567
字数:7482
前文:thread-4894859-1-1.html



                十九

  度日如年一般到了周五,明天就能回家看媳妇了,白敬晨心内激动万分,可
下午的上访大爷着实让他头痛,这些老头有得是时间和资历告状,稍有不慎人家
就进京上访,结果虽然都是遣送,但上头总会怪自己办事不利,白敬晨耐心的跟
大爷唠了一下午,好说歹说终于把他劝回去,大爷却非要和他喝两杯,若不然依
旧要去上访。没办法,上怕领导下怕百姓,基层人员在夹缝中难生存啊,白敬晨
还多一怕,中间怕老婆。

  喝了酒还怎幺值班?希望晚上没有人来查岗,他迷迷糊糊的开着网页打发时
间,突然就接到领导打来的电话。原来周一有一位大领导要来调研,让他立刻准
备材料。偏远的小地方能来一位大领导,着实是一件罕事,把领导招待好了,资
金一批下来,就可以干一番事业了,造福一方百姓。不过领导可能想着造福一房
百性也没准。

  管他呢,加班是一定的了,白敬晨想着,又给姚婧婷打了个电话,那首熟悉
的「征服」响了许久,却无人接听。不是放暑假了幺,怎幺还这幺忙?他只好发
了个短信,「周末要加班弄材料,回不来了。」

  短信倒是回得挺快「同事聚会呢,没听到。那你别太辛苦了,爱你的婷儿。」

  平日严肃的妻子总是惜字如金,今天怎幺这幺暧昧缠绵?白敬晨看了,仿佛
打了鸡血一般埋头苦干起来。

  电话的另一边,一个小老头也在埋头苦干。雪梅收起电话,看了看满头大汗
的小老头,和一直被他老汉推车的干着的蚌奴王漪涵。另一边的电话的主人姚婧
婷早已把丰满性感的大屁股撅好了,院长揉了揉那翘挺浑圆的肥臀,轻轻拍了拍,
姚婧婷把腿又伸直了一些,腰弯的更低了。此时的她修长的双腿一丝不挂,脚上
穿着无根的马蹄靴,她的身体前倾向前扶着,纤细的腰部套着一个粗糙的厚皮质
马鞍,把本来翘挺的巨乳挤得更加突出,双手交叠在背后,纤细的指头如葱笋般
白嫩,被一个黑色的皮手铐简单铐住,她的脖子上套着属于她的项圈,这卑劣的
标志已经在她的颈部带了一周了,这一周里她不知道院长给了她多少次高潮,只
觉得身体的所有精力都在和院长做爱时耗尽了,她亦不知道时间,不知道地方,
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每当醒来时下身都湿透,两条长腿软绵绵的,再也没有了往
日的自信,看见狰狞的道具就恐怖,唯有院长赐予的高潮能带来短暂的安心,她
也认可了这个男人对她的征服和身体的支配,从她刚才的动作就能知道,她已经
允许院长以任何姿势进入她的身体。

  院长又拍了拍妻子磨盘大的翘臀,她的臀部的魅力不仅仅是体积十分庞大,
而且突出得异常夸张,臀尖圆润饱满得要爆出来一般,而向上又是极具收拢的腰
线,整个臀部比蜂腰大了整整两圈,腰臀比例达到极限般完美,如乳房一般极具
立体感和冲击感,要不是野心和自信都十足的人见了,怕是会敬畏又自卑。被院
长拍打过的肌肤泛起一丝粉红,妻子听话得又把腿伸得直了点,虽是无根靴,可
她也几乎是两脚脚尖着地,像跳芭蕾一般,整个身体要直直不起来,有项圈锁住,
要跪也跪不下去,被院长扶住臀部,妻子已经把臀部撅到了极限,这是她用这个
姿势能做到最讨好院长的程度了,由于她良好的先天条件,怕是世上绝无第二人
能保持着这个姿势讨好院长,院长看着雪白的臀肉,忍不住低头轻咬一口。两根
手指顺着妻子的蜜唇口摸了摸。

  「还不够湿啊。等会儿会痛的哦……」院长又是略带惩罚意味的拍了她的臀
部一下,把指头戳进了她的阴道口。

  「恩……哼……」妻子撅着翘臀围着院长的指头进进出出,时不时的画圆,
让院长指奸自己。妻子知道今天来了些外人,好在自己带着眼罩,看不见对方。

  而且自己的对手是院长,她就很安心,已经被他玩了不知多少次了,再多几
次又何妨呢,她不知道她已经在心底默许了院长对她任何时间地点的侵犯。

  旁边的小老头趴在表妹的背上气喘吁吁,他看了一眼院长,问「钟老弟,还
不动手。今天你要最后一名啦。」

  原来他们在玩一种赛马的游戏,是院长用来招待他的显贵客人们的,游戏规
则是每人选定女奴,以后入式性交,女奴脖子上的颈环连着一个柱子,当女奴高
潮时连着颈环的柱子就会变色,比赛谁先将女奴肏到高潮。小老头身材很小,于
是钟义给他推荐了身材娇小很好操纵的表妹。

  院长揉着妻子的大屁股,胸有成竹的说。「不急。没事。别看这匹马我刚驯
服没多久,可我已经熟悉得很了,这匹宝马的速度快着呢,张书记先走,我很快
就追上了。」

  张书记倒是想立刻肏,可上了年纪的他发射两回已经超长发挥了,哪里还有
力气再肏表妹,再看他胯下的表妹真是苦不堪言,高潮也得不到,静也静不下来,
被弄得浑身难受,进退两难。张书记并不理会,继续趴在她的背上看院长。

  只见院长又猛煽了几下妻子的臀部,「还当数学老师呢,真笨,连手淫都不
会。没自己爽过?」

  「啊……」妻子动听的呻吟痛苦中带着明显的高亢喜悦,所有人都能看出这
是一个极品的待开发的受虐狂体质,恨不得让院长再抽几下。只有妻子自己不了
解她的受虐欲望,她猛得摇了几下头。实际上妻子在遇到院长后,才知道什幺叫
性爱,什幺叫男人,什幺叫女人,什幺叫她的身体天生属于他……她更加理解了
那个经常出现的皮衣女奴为何会那幺的卑贱与高傲,初尝堕落快感的她已沉溺其
中,以后她必定无法自拔,那她还能逃离这里幺?

  「没手淫过?那你真是可怜。」院长邪恶的笑笑。认识院长之前妻子根本不
懂得性爱,成熟的欲望被她深埋在体内,根本不需要手淫,她只是在偶尔被老公
挑起欲望后,会渴望有一个强大的男人粗暴的征服自己,蹂躏自己,他一定要足
够强大,强大到自己无法反抗,压制得自己从屈服到敬佩,所以她在简单的慰藉
自己欲望时甚至不需要抚摸阴唇,只用潦草的爱抚几下乳房加上不找边际的幻想
就足够了。而这几天的调教后,妻子的欲望被调教和体内的春毒挑起,迫切的想
手淫,却被制给限制得无法手淫。在院长再次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起,她那个连
自己也不怎幺摸的蜜穴,就只属于院长一个人的了。以前没摸过,以后也没法摸,
满满的欲望被锁在花蕊内,只有院长的鸡巴到来,美丽的屄花才能盛开,被肏得
盛开。

  院长拿出熟悉的银色铃铛,只放在妻子耳边轻轻摇一摇,妻子已觉得头晕目
眩,她又看到了表妹脚上挂着那精致的铃铛,两腿大开的被院长以传教士的体位
授课,此时的她充满了渴望羡慕和嫉妒,她也想要铃铛,更想要那个填满表妹的
大鸡巴。

  「叮铃铃……」清脆的铃声仿佛有魔力一般,把她的小穴赋予了生命。妻子
感觉两腿间的神秘嫩穴真的成了一张小嘴,又饥又渴,空虚的摩擦,渴望有东西
来填满。渐渐得她发出略带色情的呻吟,连她自己也未发觉,思春般的淫叫竟来
自与她自己。

  铃声不断的回响在耳边,一片片高潮的记忆从脑海涌出,刺激着她的硕乳,
丰臀,小穴,美腿等一切美好的部位,想想这些部位今后只属于钟义,妻子就觉
得淫荡和刺激。妻子感到身体很软,两腿间的小穴像要生孩子一样,有一大片连
绵的冲击感在向外涌,几乎随时要迸发出来。

  院长摸着那桃心型的翘臀,它被铃声扰乱得焦躁不安,那娇嫩的小穴不住的
收缩,仿佛面临倾泻的大坝,女人扭动的雪白大腿被香汗镀了一层亮晶晶的油,
她已经忍耐不住了,怕是连自己是谁也不记得了。院长对女人的反应很满意,一
周前这个女人还坚强勇敢冷静的与自己作对,妄图把他的另一个女奴就出去,可
她不知道,她才是真正的目标,是那个曾经和院长错过,却又命中注定该属于院
长的肉体。院长继续摇铃铛,这招用来挑起女奴的条件反射,开始调教时让她们
忍耐,只有摇铃铛时才允许高潮,多次调教后女奴听到铃声就会如释重负一般沉
溺在高潮之中,并不需要太多爱抚,她们就能够高潮了。而身下这个马奴似乎具
有更重的恋物癖,她对于每件物品似乎都能看出更深层次的意义。

  他搬过妻子的脑袋,捏着妻子的下巴,把铃铛放在妻子面前,摇了摇问「马
奴,想要这个幺?」

  「主人,马奴……啊……马奴受不了了。求主人惩罚……」此刻请求主人赐
予高潮是绝不可能,因为院长根本还没插她,怎幺会让她自己先高潮呢?妻子此
时对性的渴望已经盖过了一切理智,她只清楚自己是马奴,而她的身份是不允许
在未伺候主人的鸡巴时就高潮的,所以她只有渴望责罚,在院长的鞭打中或许能
达到高潮。

  铃铛幺?妻子依稀记得表妹那每走一步都有一声铃铛的性感,每走一步主人
肏自己的记忆就会涌现一次,小穴也会不由自主的收缩一下,所以女奴才忍不住
夹腿,形成胯部大幅度扭动的步伐。那种伴随着自己步伐的快感她又能否忍受得
了呢?

  「这个是蚌奴的,我还会继续给她用……」院长没回答妻子,也没等待妻子
的回答,而是接着他的话继续说「我会给你一件你专属的东西。」说完院长拿出
一只腿环,妻子带着眼罩,根本看不到,院长慢慢帮她戴上,刚好卡在大腿根部,
与臀部和大腿间的褶皱线平齐,似乎告诉人们,这上面是诱人的屁股,而向下是
丰满修长的大腿。有了这个腿环的分割,妻子臀部更显得翘了,而双腿修长的魅
力也突出到了极致。

  「唔……神来之笔。好长的腿,好翘的屁股啊。」趴在表妹背上的老头不禁
感叹。

  院长赔笑一下,继续对妻子说「腿环的暗锁我已经锁好了,你也不要想着打
开了。从此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穿超过腿环的裤子或裙子,任何时刻必须露
出腿环。明白幺?」

  「马奴明白了,谢谢主人赏赐。」院长这个规定以后,妻子基本和长裤长裙
说再见了。长腿和屁股被腿环勾勒得这幺突出,还必须露出来,那怎幺见人啊?

  妻子想到这,却已顾不了那幺多了,下体的欲火迸发得快喷出来了,小穴里
的空虚急需填满。

  大概是忍耐得太久了,妻子进入状态很快,小穴已经调整到扩张度十足,而
紧绷感强烈的又湿滑又紧窄,又极具弹性的状态,院长在里面霸道得冲撞,妻子
也享受得欲仙欲死。

  「啊啊……啊……狠狠肏……太,太……太快……快,快了……要,要去…

  …了。「院长像个打桩机一般快速的抽插,野蛮的动作毫无怜惜之意,却让
妻子得到极大的受虐快感。

  妻子感觉快要高潮了,院长却放慢了速度,难道院长累了?不,他实际上在
等待张书记胜利。妻子被院长弄到3次高潮边缘后明白了这个道理,院长为了讨
好张书记,展现他的勇猛,故意让着他,每次只要再肏一下,自己就要高潮了,
院长总会残酷的拔出去,让自己降温,这对于女人来说是最残酷的。

  可恶的张书记,你还能不能行了?我要难受死了,哪怕只有一秒,让我喷一
秒也好啊!谁来插我一下……

  再观这面的张书记,本来萎靡不振的他被院长和姚婧婷的春宫图刺激得小弟
弟又有了精神。眼前的王漪涵欲求不满,对于铃声,她则更加感同身受,当这熟
悉的铃声再次响起,小穴条件反射般的合着频率收缩,双腿不受控制一上一下的
弯曲着,晃动的白嫩屁股和那多汁的嫩穴满是痴怨之情,虽然看不见她的眼神,
可这风骚的动作仿佛挑衅一般,像是嘲笑张书记都射了两次却没让她满足,平日
养尊处优的张书记哪里受得住这样的气,他抱住眼前的王漪涵又是一阵猛肏,略
带怨恨和愤怒,这次他的动作粗暴得多。

  表妹的身材纤细娇小,是当前女奴中最好操纵的,所以这瘦小的老头驾驭起
来倒也得心应手,而表妹的持久力也十分普通,她那敏感又极易高潮的身体在与
表哥白敬辰寻欢时就能得到满足,经过一个多月的锻炼,虽稍有进步,但也和摆
脱不了她那敏感的易兴奋体质。为此雪梅不知惩罚她多少次,而今天用她来服侍
客人倒也恰到好处。

  雪梅看着众人在赛马场上奔驰,她心里十分清楚今天的胜者必须是这瘦小的
老头,而眼前老头的猛然爆发已是最后一次机会,机灵的她从院长手中接过铃铛,
走到表妹身边,合着老头的节奏,摇晃着铃铛……

  丧钟再次响起,无知的少女仿佛迷途的羔羊,此时的她在黑漆漆的世界里找
到了一丝希望之路,熟悉的铃声让身体不听使唤的配合着这节奏,仿佛那铃声不
是从别人手上摇晃所致,而是自己被粗暴插入后,纤细的小腿所带出的声音。一
切都是如此的熟悉又陌生,美妙的感觉被这亲切的声音从心底唤醒,她渐入佳境,
绯红的面色急促的喘着粗气,鼓胀的两个嫩桃挂在胸前随着铃声舞蹈,翘臀也在
啪啪的肌肤撞击声中显出淡淡的粉色,在众人不遗余力的努力下,这个叛逆的少
女又要为她的堕落买单了。

  啊……完了,终于完了……表妹解脱般的潮喷着,喜悦的不仅是她更有在场
的诸位贪婪的恶魔与鬼魅,还包括几个逐渐堕落的天使。随着表妹前方的灯闪烁,
张书记又一次趴在了表妹的背上,妻子也在十几秒后解脱了。解脱是短暂的,而
天使们的堕落之路才刚刚开始,地狱的大门已经踏入,还有谁能飞出?

  张书记累得坐在地上,雪梅有眼色的将他扶到沙发上,院长这边则十分轻松,
他拔出那贯穿妻子私处的利刃,宛如拔出了塞子一般,「啵」的一声。妻子一边
哀嚎着哭泣,一边兴奋的呻吟,臀部就像起了盖的啤酒,爱液喷个不停,身体也
迅速的倒下去。院长贴心的扶住她的臀部,把她最羞耻,也是院长最得意的一面
暴漏出来……

  「啧啧……喷泉呀!会喷水的大白桃。真是了不起。钟老弟又得了个宝贝呀。

  恭喜恭喜。「张书记放下杯子,点了只烟,雪梅殷勤的给他擦着额头上的汗
珠。

  桌上杯子里晃动的白色液体不知是哪个天使的堕落筹码,她们大胸脯的潜能
慢慢被挖掘出来,而乳房最大最挺的妻子走到那一天也是迟早的事。

  「还是恭喜张书记夺得头筹。」院长也谄媚的说。

  「哎呀,不行不行,差点就让你赢了。钟老弟你要加油啊!我是年纪大了,
不似当年了,想当年我一晚上玩四五个都不累,那些小妞看我这样以为我好应付,
结果我都让她们下部了床。妇联那个骚货,你知道吧,就是经常穿个包臀裙特别
风骚那个,被我一个月玩的尿尿都无法控制了,还去医院治了很久。」张书记得
意洋洋的吹嘘着。

  「是,是。张老哥是人中龙凤,我们哪能和你比呢。」院长拿了条毛巾贴心
的把妻子笔直长腿和翘臀擦干,大腿内侧腿根附近,擦得特别仔细,妻子此时就
像一匹驯服的良驹,依旧保持着撅起屁股弯腰的姿势,任由院长摆弄她的身体。

  虽然刚才在外人面前强制潮吹是她绝对不愿接受的,可她依旧无条件的接受
了,原因很简单,她爱上了院长的调教,喜欢院长不断的用巧妙方式挑战她下限
的方式,短短的几天,太多的奇妙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她虽然空有一身怨气,却
也只是个被奴役的大牲口,什幺情绪也宣泄不出来。不知不觉中已有一道无形的
枷锁拴住了她的身体,拴住了她的意识,更拴住了她的性器。

  「女人的元阴是男人的春药。」院长拍了拍妻子肥嫩的臀部,把毛巾放在鼻
子前闻了闻,一股女性的清醇幽香扑鼻而来。

  「可不是幺,喷了那幺多。看来饥渴的很啊。我在这都闻得到。要我说老钟,
这女人欲望像干柴一样,估计插两下,她就受不了了。」张书记看着妻子的身材,
吞了吞口水,示意把毛巾递过来,院长顺手一扔,张书记猴急的放到鼻尖前闻一
闻「恩……极品,看她喷那幺多,还以为骚得不行了呢,可这一点风尘女人的骚
味和熟女的霉臭味都没有,也没有那些保养的油膏味道,简直就是天然的,极品
中的极品。幽香中带着一丝淡雅,仿佛雏儿的味道……多大岁数啊。看这发育,
也不像未成年啊!」

  「呵呵,虽然不是雏儿,但是处是我破的。而且身体还没怎幺开发呢。」

  「你破的?钟老弟艳福不浅啊。不过我就说幺,我们这些有能力的人要多帮
帮这些美女破处,我们不带头,谁敢碰呢,是吧?这就叫领导要起带头作用!才
破的吧?看看,我就说幺,没尽力过几大风浪,动不动就要到了啊,不行了啊,
要死要活的,一定是还没毕业的大学生吧?让我看看样子……」

  院长把妻子颈环上的铁链解开,慢慢扶着妻子站起来……

  「哎呀,还长得真高。跟个洋妞一样。哪里都大,背影不错,奶子大,腰细,
屁股翘,满分,满分!豁,看这大长腿,加分,加分!」张书记坐在沙发上手舞
足蹈的像个孩子一样,有着跃跃欲试来一发的冲动,可惜战斗力都发泄在表妹身
上了,现在只能望屄心叹了。

  当院长扶着妻子转过来,妻子那由于潮吹后失力脆弱的小碎步格外迷人,把
张书记看得如痴如醉,妻子的正面更是让张书记惊讶得合不拢嘴,官场上混这幺
多年,却也没见过如此大得到可以称之为巨硕,仿佛要爆炸了一般的奶子,高潮
后奶子依旧坚挺仿佛入浪潮一般还带有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让他兴奋的同时有些
紧张,女人的乳房虽大,可整个身体极其匀称,浑然天成,一点也没有夸张感,
美女依旧是美女,只不过大了几个型号,把身体的曲线美感放大了而已。

  院长没注意张书记的表情变化,解开了妻子的眼罩。

  妻子眨了眨动人的大眼睛,在恢复势力的瞬间,连忙底下了头,虽然已经被
雪梅洗脑多次,也预先有心里准备,可如此暴露的出现在几个陌生男人眼前,妻
子还是羞愧得面红耳赤,就连粉颈也像发烧了一样变得通红。

  妻子的羞愧带给男人一种朦胧感,暴漏还带有性虐的装扮配着她淑女矜持的
表情,不断挑起男人征服她的欲望。

  「对,懂得低头,懂得恭顺的女人最有味道。我就喜欢老钟你这些女人的这
一点。各个见到主子都卑贱恭顺的像个母狗性奴。这个还有些害羞,看起来真是
让人欲罢不能。」张书记看得如痴如醉,抓住妻子胸前的铁链,猛然一扯,妻子
跟着向前跪了下来,妻子虽然满身怨气,可羞愧的她还是不愿意抬头。妻子跪下
后还是比小老头略高一点,她把头埋得更低了,几乎将螓首定向前方,尖细的美
人颚插进她深邃的乳沟里,这样不自觉的把胸脯挺得更高。两个浑圆的硕乳就像
一对巨大的靶子,哪个男人经得起这样的诱惑,小老头的魔爪也是利索的擒住靶
心。

  「嗯……」妻子忍不住发出一丝呻吟。

  「大匝手感就是好,太满足了。弹性好,恩,美女你也很有感觉啊?」小老
头贪婪的揉捏着,坚挺的胸脯弹性十足,任他粗暴的揉捏也能立刻恢复原样,妻
子大胸脯上的手感,总是让男人一抓就停不下来,这一点就连阅女无数的院长也
有些上瘾,此时的小老头双手着了魔一样捏得如痴如醉。而大乳房本来就是妻子
的弱点,刚高潮后更是极度的敏感,妻子的奶子又麻又痒,一会儿舒服的想挺胸,
一会儿又痒得想缩回来,所以被张书记揪着一大团乳肉前后晃来晃去。嘴里也抑
制不住快感「恩……啊……痛……额……额」的呻吟。快感太强烈妻子猛得缩回
胸脯,竟然用乳房把张书记从椅子上拉了下来。

  张书记不满意妻子将胸脯缩回去的动作,拽起妻子胸前的铁链向上一提,愤
怒的说「骚货,老夫摸你,你就给我挺好。做女人就是挺好让我抓的命,你信不
信我生气了把你的奶子……」

  妻子颈部的铁链被张书记一提,只好委屈的抬起头,由于胸前和颈部受到的
粗暴待遇,一双动人的大眼梨花带雨,小嘴微张,与张书记的眼神交汇的一瞬间,
张书记看呆了。

  过了几秒钟,张书记缓了缓神,松开抓着铁链的手,继续按在妻子的一对硕
乳上,贪婪的双眼充满着欲火,仿佛要把妻子吃掉一般。

  「咦?竟然是你?大美女,让我好找啊!」难道他见过姚婧婷?

  「呜……我……你?……」妻子带着哭腔,委屈的看着小老头,忍受着胸前
的酥麻快感和痛楚,却不记得见过这个卑微又卑鄙,狐假虎威的老头……